【酌荐・第十六期】

1940年5月13日,德意志国防军冲破了法国驻守在色当的脆弱防线。几天之内,德军穿越了默兹省,大部分同盟军也沦为了敌人的俘虏。对法国而言,这是全面的溃败,这场灾难,前所未有。几乎就在九个月前的13日,当时的法国总理保罗·雷诺(PaulReynaud)呼喊着:“我们即将取得胜利,因为我们是最强大的。”这场“离奇的失败”掀开了法国历史上无比黑暗的一页,专断独裁的政治体制上台,一场规模浩大且组织严密的掠夺就此展开。

这场对法国经济持续了四年多的常规性掠夺并没有赦免葡萄酒的生产和交易,事情恰恰相反。就在进攻法国的几个月前,柏林政府正式将葡萄酒认证为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物资。他们认为葡萄酒是德国人民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在战斗中可以发挥鼓舞士气的关键作用,也是德意志帝国国内上流社会的必备饮品。1940年7月起,法国在经济上的屈从最终给德国创造了机会,后者接连骗取了势力范围内所有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之后几年,纳粹发现了葡萄酒的其他价值。葡萄酒在战乱时期占据了国际贸易的中心地位,战争后期还用于生产军队优先关注的替代燃料。

Philippe Pétain meeting Hitler in October 1940

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1940 年夏天,为了满足纳粹政府庞大且日益增长的葡萄酒需求,德国开始通过一整套部署来对全法国的葡萄酒资源进行巧取豪夺。维希政府在其中扮演着暧昧的中介角色,法国葡萄酒行业内数以万计的专业人士也与掠夺者沆瀣一气。为了协调和监管有计划的大规模掠夺,纳粹政府以“法国葡萄酒进口商”为名,将德国最专业的葡萄酒专家派遣到法国葡萄种植大区。这些被法国人称为“葡萄酒监工”的人手握大权,尤其是他们拥有几乎无限的购买权以便迅速满足柏林的葡萄酒需求。他们能成功完成任务很大一部分原因取决于长期与法国专业人士保持贸易往来,以至于对当地葡萄种植及酿造业形成了近乎完美的了解。冲突结束之际,按照条约,几千万瓶几十亿升的葡萄酒毫无障碍地运送到了敌人手中。这些条约极大的回报了德国在战争中付出的努力,保障了无数贸易商、葡萄种植者和当地中介的财富,却以直接牺牲法国的经济利益为代价。

刚才简要介绍给你们的这段历史,却从来没能成为一个国家层面的整体研究对象。本书问世之前,虽然有些许涉及标志性葡萄庄园的研究可供参考,但是没有任何科学的相关历史调查。这是一个事实,葡萄酒并没有吸引历史学家的注意力。尽管法国的葡萄酒生产、进出口以及消费水平都排在世界的前列,他们仍然没有意识到葡萄酒对于这个国家的重要性。尽管葡萄酒在法国随处可见(1940年,700万法国人已经直接或间接地从事葡萄种植及酿造工作),尽管当时德国纳粹打算让屈从的法国沦为纯粹的农业原材料供应商,从工业方面对法国葡萄酒进行大规模掠夺,以上种种却从未促使任何人全面地调查过这段历史。

几个原因可以解释这种调查的缺失。长期以来,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的历史被一些歪曲的、想象出来的故事填满,而这些故事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并为一些顺理成章的被提出的问题提供了预期的答案。长年以来,无论出版与否,关于葡萄酒话题的主流故事演变自大量异想天开、口耳相的奇闻轶事,我们可以明显察觉到其中缺乏批判精神、缺少有说服力的文献资料作为支撑。批评距离过小以及长期的信息交叉对照不足使某些作者创造出符合期待的“美丽故事”,这是一个有关葡萄酒世界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中,面对野蛮、敲诈、不公和掠夺,人们表现出英勇无畏的精神。

在这些几乎所有人信以为真的虚构故事中,每个人都能读到这样的故事:绝大多数的法国葡萄酒酿造商为了保护自己的葡萄酒,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经济利益。这些故事得到了一致认可,占据了主流地位,法国葡萄酒领域的专业人士也表示认同,甚至一些当时葡萄酒贸易参与者的后人对此也深信不疑。这些故事往往体现出法国贸易商和葡萄种植者不可思议的聪明才智,他们用各种奇谲的计谋骗过了侵占者,冠以法国销量最多的葡萄酒之名,将劣质的酸酒给他们送去。贸易商逃过了常规搜刮,勇敢地对抗侵占者的权威,他们将“宝藏”隐藏在地窖的暗墙之后,有时德国军队的高官与这些酒近在咫尺。总之,这些高官总是被描述得严重缺乏洞察力。贸易抵抗侵占者,保护“法国优质葡萄酒”的英雄行为层出不穷,由此我们民族的伟大遗产得以保全。

但事实上,他们远不如故事中描绘得这样勇敢无畏。对比我们手头大量的历史文献,这些最离奇的传闻——有些虚构的情节足以媲美《虎口脱险》中的剧情——不得不让位给一段更粗暴的历史。法国葡萄酒在1940 年至1944 年——德国纳粹占领法国期间——的这段历史,实际上是一场长期以来人们试图遗忘的悲剧。一系列事件表明这似乎是一种不可逃避的宿命,它揭示了一个民族因为妥协与怯懦而自我放弃,然后走向衰落。由于与20 世纪初人们所信奉的道德价值不符,史学家们统计无数奴颜婢膝的妥协、难以置信的贪婪、暗地里斤斤计较的历史事件时可能会感到疲惫不堪那些令人作呕的背叛者不惜违背良心,甚至危害国家利益,也要寻求迅速、巨大的商业利润。 

———— / / / / ————

以上是今天推荐的新书《硝烟中的葡萄酒》卷首导言的部分节选。在今年五月份的人文社科联合书单中,看到这本号称「掀开在德国占领与叛国者通敌背景下法国葡萄酒世界里最黑暗的一页」的新书,我立马找到它加入了购物车,趁着618折扣买到了手。

《硝烟中的葡萄酒》的作者是法国的葡萄与葡萄酒历史专家,历史学副教授和博士克里斯托弗·吕康(Christophe Lucand)。本先后出版了法文、英文和中文版,法文名版名为 “Le vin et la guerre: Comment les nazis ont fait main basse sur le vignoble français”, 英文版名为”Hitler’s Vineyards: How the French Winemakers Collaborated with the Nazis “.这是一本基于大量公开或者从未公布过的文件与资料完成的详尽的调查著作,展现了二战中德国占领下法国葡萄酒界的一段黑暗历史。

Christophe Lucand

我们知道,在那一段「法国历史上饱受折磨的时期」,许多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进行抵制。而同时为了生存,一定的顺从与妥协也情有可原。但人们也知道,有些法国商人会主动而热切地与之合作,认为这是一个致富的绝佳机会。作为一名葡萄和葡萄酒历史领域的专家,本书作者对德占时期法国葡萄酒产业的税收、财政等档案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从而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法国酿酒商对德国人是否合作? ”。如前文导言中所言,“每个人都能读到这样的故事:绝大多数的法国葡萄酒酿造商为了保护自己的葡萄酒,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经济利益。这些故事得到了一致认可,占据了主流地位。”但作者通过深入的研究和严谨的论述,向我们呈现了事实真相的另一面,“那个满是贪婪且恬不知耻额的商人、下流的投机主义者、保持中立态度的人的葡萄酒世界。”在这本书中,你能够看到著名的勒桦 (Leroy) 家族如何借着向德国占领者供应葡萄酒大发其财,能够看到勃艮第、波尔多、香槟、干邑等不同产区葡萄酒人的种种遭遇与表现,也能看到那一段「法国人花法国的钱买酒送给德国」的出口经历是如何让法国葡萄酒从自产自销的内向型产业转向了面向出口的外向经济……


相比法文版和中文版,本书英文版的名字更加鲜明而贴切地宣示了本书的主题:法国酿酒商们是如何与纳粹合作的。——包括被迫与主动,冷淡与热切。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行业关注:理性饮酒 | 自酿酒 | 二氧化硫 | 塑化剂 | 贴牌酒 | 进口灌装酒 | 气候变暖 ‖

各种有趣:彩通 Pantone | 香水 | 绵羊 | 可露丽 | 邮票 | 柳条筐 |《舌尖上的中国》 ‖ 各种酒:冰酒 | 羽毛白 | 汝拉黄酒 | 玛萨拉 | 波特酒 | 松脂酒 | 西打酒 | 精酿啤酒 | 南瓜啤酒 | 冰馏博克 | 兰比克 | 中国黄酒 | 手工冬酿黄酒 | 苏州冬酿酒‖ 葡萄品种:阿内斯 | 品丽珠 | 卡尔卡耐卡 | 琼瑶浆 | 果若 | 绿维特利纳 | 马瑟兰 | 小芒森 | 贵人香 | 瑚珊 | 桑娇维塞 |圆叶葡萄 


作者 / 编辑:峄峰

转载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小酌日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酌日历」(ID:SexyDrinkers)

QR: 《硝烟中的葡萄酒》,一段黑历史

微信分享

发表时间:2020-07-2 10:55 星期四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Captcha Code

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