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为葡萄酒写作的人
  • 分类:小酌日历
  • 发表:2019-02-01
  • 围观(1,278)
  • 评论(0)

本文共3019字 | 内容深度:★★★☆☆

作为一种消费品,葡萄酒是个独有地获得了特别关注的写作领域。在那么多重要的食物和饮料中,为什么只有葡萄酒才能激发这种写作?1994 年,立足于葡萄酒行业的市场营销专家 Tom Wark 发起了一次针对美国葡萄酒作家的调查,在此之后的 25 年中,类似的调查又进行了三次,分别在 2004 年、2010 年和最近的 2018 年。调查的结果显示,葡萄酒写作这件事在很多方面都与 25 年前非常相似,但也有不少地方出现了巨大的变化。2018 年的调查报告发表在了 Tom Wark 创立的葡萄酒营销公司 Wark Communications 的官网上,在此我们选择一部分介绍给大家。

 报告原文链接 :https://www.warkcommunications.com/wine-writer-survey/

本次调查在 2018 年 7 月 20 日至 7 月 30 日之间,通过互联网问卷服务「SurveyMonkey」进行。通过电子邮件,Tom Wark 向美国的 820 名葡萄酒写作者发送了调查问卷,收回有效问卷 174 分,回收率约为 21%. 这份问卷一共包含 29 个问题,包括写作者的个人属性(年龄、性别、学历等)、写作情况(发表渠道、频率、内容等)、针对某些热点问题的观点等,由受访者匿名做出回复。

首先我想介绍一些有趣的调查结果。

有一半的葡萄酒写作者会每天收到葡萄酒营销/市场人员推送的品牌信息通告(Pitch Story),60% 的人每周会收到 10 篇以上的企业新闻稿。交叉分析显示,一周内收到 26 份或更多新闻稿的作家,将收入的大部分用于葡萄酒写作的可能性是前者的两倍。收到更多新闻稿的写作者也会品尝更多的葡萄酒。看得越多,喝得越多,花得越多……然而,写作者们依然普遍认为这些新闻稿没什么用处。

写作者们最想要的还是葡萄酒样品,而对技术、金融以及比赛类信息的兴趣缺缺,也不那么关注新技术。然而,超过一半的人每周能获得的样酒都在 10 瓶以下。能收到 50 瓶以上样酒的人有 15%,他们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另有 2% 的人则表示,自己不接受样酒赠送。

自 2010 年以来,葡萄酒贸易相关的内容写作从 8% 大幅增加到了 22%,然而一半以上写作者最常见的写作内容还是酒评。不过,64% 的作者并不会建立一个评分(评级)体系。另外,还有 22% 的人表示不会进行具体的酒评写作。这些人中女性更多,也较为年轻。

绝大多数写作者同意「气候变化将对葡萄种植产生重要影响」。而对自然酒的态度则呈现出了相当多元的分布。有意思的是,交叉分析显示,年轻的写作者们对自然酒的态度更为积极,评价更高;那些已经进行了 20 年以上写作的作家们则对此看法黯淡得多。

葡萄酒作家是一群怎样的人?

在完成问卷的 179 人中,接近三分之二的写作者的年龄在 50 岁以上,60 岁以上的更是占到了 36%. 而四十岁以下的中青年人,只有 11%. 相比前三次调查,葡萄酒作家的平均年龄变得更大了。相应地,他们也有着更多的品尝与写作经验,60% 的写作者已经进行了 10 年以上的葡萄酒写作。

接受调查的女性写作者的比例达到了 45%, 与 25 年前有了大幅提升。三分之二的写作者持有 WSET 或 MW 等认证证书;拥有研究生以上学历者则达到了 40%,这是美国平均水平的三倍左右。

可以说葡萄酒写作事业吸引了相当多的高素质人才投入其中,然而,当被问到「你是否推荐将葡萄酒写作作为一种职业,」60% 的写作者的回答是「不推荐」。为什么这么多人选择了不推荐?或许我们能从问卷最后的开放性的问题获得答案。

What will be the most significant change to wine writing over next decade? 共有 91 位回答者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在调查报告中被分为七种类型,其中占比最多的是「对评论家和专业作家的依赖在减少」,有人说「Less respect given to actual wine writers as the ever-growing ranks of unskilled and uneducated bloggers continue to take up space on press trips and fill the wine journalism space with useless noise.」「Blogs will dilute real journalism and make writing more about marketing than quality writing.」。而(除去「其他」类的)第二类被强调的变化则是「写作机会的减少」:「Less and less publications willing to pay writers what they deserve.」「Income disparity - a few highly paid folks at the top of the pyramid, most others struggling to make a living.」「As in other areas of journalism, more wine writers will move to the content marketing side, where making a living is possible.」

这些回答反映了写作者们面临的糟糕媒体环境,尤其是他们难以获得与其内容质量和写作成本相称的物质回报。而问到写作者遇到的现实问题,45% 的人的选择直接就是「Low or decreasing pay/salary. 」,另外还有 18% 的人选择了「High cost of wine」。

就在昨天,Twitter 上一位自由职业写作者的自述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这位作者自述,近四年来她第一次能够承担得起自己的月度花销加上女儿的一半,而实现的方式则是——大幅减少了花在写作上的时间精力。她直言,「作为自由职业者为公共媒体写作在财务上是不成立的((特别是如果你有家庭需要照顾), 除非一个人拥有信托基金或富有的配偶。」

这位写作者的领域并不是葡萄酒,但她揭示的是一个广泛的现象。葡萄酒大师 Jancis Robinson MW 和 Sarah Abbott MW 都对这条推文进行了转推,Sarah Abbott 还指出,这正是为什么年轻的葡萄酒传播者们会更愿意选择成为受雇的「葡萄酒品牌大使」而不再做葡萄酒作家。这正与我们前面提到的葡萄酒作家的「老龄化」现象互相映照。葡萄酒写作的更常见的状态是,已经有所成就的业内人士来把它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或职业经验的积累。

调查结果还显示,几乎一半(46%)的人由写作获得的回报都仅能占到其收入的 10% 以下,而有 20% 的人能够从写作获得收入的 75% 以上,实现主要通过码字维生。这其中,那些为某一个固定渠道写作的人(通常是这一媒体的签约员工)能够获得比较高一些的收入,而经营自己的博客或独立媒体的人则很少能藉此赚到什么钱。

葡萄酒写作作为一种职业,看起来就不是一种有利可图的追求?我倒觉得,虽然并不容易,但通过写作来过上体面的生活也并非全无可能。考虑到接受调查的很多人都是以业余的心态从事写作,那些专注的写作者的数据应该是被稀释了的。现在受访对象不是也有 20% 通过写作来谋生的吗?

这些都是葡萄酒市场和出版市场都已经充分成熟的美国的现状,那么中国又是怎样呢?在我的观察中,华人世界里能够主要依靠写作来维生的,似乎只有林裕森先生一位。(某些业内媒体的专职作者可能也是,但是绝大部分都会身兼编辑、运营、市场等其他工作。)随着中国市场的不断成熟和发展,我们的写作者会迎来更大的希望和机会吗?我不确定,但期望如此。

在这里,我暂时没有能力对这些现象背后的经济学原理进行解读或判断。我想说的只是,请尊重和善待现在那些认真的写作者,维持他们写作的动力可能真的只是激情与热爱。


往期内容精选:

行业关注:理性饮酒 | 自酿酒 | 二氧化硫 | 塑化剂 | 贴牌酒 | 进口灌装酒 | 气候变暖 ‖

各种有趣:彩通 Pantone | 香水 | 绵羊 | 可露丽 | 邮票 | 柳条筐 |《舌尖上的中国》 ‖ 各种酒:冰酒 | 羽毛白 | 汝拉黄酒 | 玛萨拉 | 波特酒 | 松脂酒 | 西打酒 | 精酿啤酒 | 南瓜啤酒 | 冰馏博克 | 兰比克 | 中国黄酒 | 手工冬酿黄酒 | 苏州冬酿酒‖ 葡萄品种:阿内斯 | 品丽珠 | 卡尔卡耐卡 | 琼瑶浆 | 果若 | 绿维特利纳 | 马瑟兰 | 小芒森 | 贵人香 | 瑚珊 | 桑娇维塞 |圆叶葡萄 

作者 / 编辑:峄峰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 Jonathan@sexydrinkers.com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小酌日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酌日历」(ID: SexyDrinkers)

共有 0 条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