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现实世界——《Rework》一节试译

2

Posted by 峄峰 | Posted in 书男书语 | Posted on 20-12-2010

Rework front cover

我错了……我就知道我做不到简约之美的……

与他们倡导的简约理念一致,37signals 的这本小书《Rework》行文也十分简单易读。看到最近推特圈中在讨论这本书的两个译本孰优孰劣——中信出版社李瑜偲翻译的《重来》以及 Livid 和 Olivia 夫妇合译的《重塑工作》线上版),还有 Apple4Us 发表了「Ignore the Real World」这一节的粤语和上海话版,我也不禁心动,随手翻译了一遍——想了想还是不要用济宁话了吧,囧。如粤语版译者 Lawrence Li 言,我也不太会写中文短句的,原作简约风损失殆尽,贻笑了。

[短文] 螺纹瓶盖,怎么办?

0

Posted by 峄峰 | Posted in 醉欲樽前 | Posted on 21-11-2010

Wine Fritz

随着越来越多的葡萄酒选择以螺纹盖封装,葡萄酒厂商们已经开始寻找方法来替代或者说重建葡萄酒开瓶的“仪式”了。

旁边这幅图展示的就是其中一种解决方案:把这个发明于美国的小东西“Wine Fritz”放到瓶口的盖子上,拧几圈就打开了瓶子。

其实这个动作与一般人开瓶的时候是没多大差别的,但是 Wine Fritz 的开发者说,它“为打开螺纹盖装葡萄酒的过程增加了一套规范与礼仪,使得其与软木塞封口的葡萄酒更加平等,同样传递出瓶中酒的优质与优雅。”

塑料还是软木?——瓶口的战争

0

Posted by 峄峰 | Posted in 醉欲樽前 | Posted on 14-11-2010

瓶口的战争

越来越多的酿酒商正转向使用塑料瓶和铝盖而远离传统的软木塞。有些人说这个信号背后有一系列的原因。

奶酪培根红酒雪梨

0

Posted by 峄峰 | Posted in 唇舌派对 | Posted on 10-11-2010

有那么几个人的博客我很喜欢,其中一个就是 Palachinka. 她的博客中经常会有很赞的塞尔维亚食谱,甜美又可口。我喜欢一遍一遍地检查她博客的更新,寻找灵感。我最近在她的博客中看到她内填蓝纹乳酪外覆培根做的水烹梨,那看起来真是绝对美味啊。但我又觉得这个对我来说,可能有点太咸了,尤其是因为它是整个包裹着培根的。所以我决定改造一下,煮好的梨里面填上柔软细腻的布里奶酪,外面用切得够薄的培根包裹。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依然非常之美味!像我这样用一个不大的福尔尔梨,你就可以制作出一份漂亮的开胃小菜。或者你也可以用大一些的波士克梨,周围放上沙拉后,成就一桌轻松地午餐。Palachinka,真是要谢谢你啊。我确定,我以后一定会把它做上很多遍很多遍。

什么造就了真正不凡的黑比诺葡萄酒?

0

Posted by 峄峰 | Posted in 醉欲樽前 | Posted on 24-10-2010

(Via)

樽前小筑我的一个同样是葡萄酒大师(MW)的同事 Gerard Basset 最近告诉我说,他不怎么愿意向别人推荐黑比诺了,因为他发现黑比诺已经成为一种“保险酒”:简单,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接着在昨天的中央奥塔哥(Central Otago)品酒会上我就开始思索黑比诺所扮演的角色、我们是怎样看待黑比诺以及世界各地用它酿出来的酒。我们知道勃艮第出产非常优秀堪称伟大的黑比诺葡萄酒,我们也知道(我希望是)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优秀的黑比诺葡萄酒,但是只有勃艮第的黑比诺葡萄酒才堪称伟大不凡么?

用红酒做面包:基安蒂松仁面包

0

Posted by 峄峰 | Posted in 唇舌派对 | Posted on 12-04-2010

虽然不能说自己是一个完全的面包小白,但我仍然觉得发酵做面包是件很神秘的事情。我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经常做面包,可是仍然会手忙脚乱乱七八糟……我曾经在博客上分享过一些制作配方,他们被证明通常是有效的。我只希望你不要问我它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甚了了。比如这个基安蒂松仁面包,谢天谢地它做出来很成功,但是我就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