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勃艮第种起了赤霞珠……

本文共2739字 | 内容深度:★★★☆☆

今天是世界地球日。今年地球日的主题是「End Plastic Pollution」,不过我今天不准备谈论这个话题,而是想谈一谈气候变暖对葡萄种植与酿酒业的影响。经过了高速发展的现代农业,依然无法摆脱「靠天吃饭」境况。严重依赖原料质量的葡萄酒行业,甚至专门创造了「Terroir」「Climat」「风土」的概念,来阐释种植环境——尤其是气候——对葡萄酒风格和质量的影响。无论在新旧世界,葡萄酒产区的划分,也都是主要基于气候的独特性进行的,而年份(Vintage)的差异同样源于气候的年度差异。

全世界的多项研究证实,温度的提高和空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的提升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葡萄酒的风味。高于正常温度的气候会使得葡萄果实更加低酸、高糖、高酒精,更容易出现煮熟水果的风味。生长季气温升高,会引起葡萄的发育节奏变化,更早开花、转色和成熟。转色发生的时机对葡萄生长尤其重要。更早的转色期,意味着关键的成熟期提前到了夏季更热的时候。在威尼托,Glera 品种葡萄的成熟期,由1960-1990年间的179天减少到了1991-2016年间的165天,转色期缩短,还使得葡萄的生理成熟更早于酚类成熟。对葡萄种植者和酿酒师而言,采收时间的判断成为一个愈来越大的难题。

另一个问题是病害。温度和湿度的变化,可能增加虫害和虫媒疾病的发生。一种叫做 Hyalesthes obsoletus 的菱蜡蝉属昆虫,是葡萄黄化病(BN)和葡萄枯黄病(VK)的传播媒介,正是随着气候变暖而被传播到了德国北部;温度升高也会增加葡萄园对欧洲葡萄蛾和白粉病的易感性。

全世界酿酒葡萄对于生长期平均温度的需求,基本落在了13~23℃之间,而具体每个品种的温度需求,大部分局限在其中的2~3摄氏度范围内。因此,平均温度的变化,可以很显著地影响葡萄品种的分布,影响某个地区所出产的葡萄品种和质量。

世界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法国的波尔多,一直属于赤霞珠能够获得成熟的最北边缘地区。波尔多的赤霞珠通过这种熟与不熟之间的边缘状态获得了一种难得的优雅,并且显示了年份带来的巨大差异变化。随着气候的逐渐变暖,这种这种优雅感很可能不复存在;再往后,波尔多的适种品种变成了歌海娜、西拉也并非不可能。对于波尔多,研究人员倾注了更多的注意力,也有着不同的结论。2006年的一项研究则认为,气候变暖使得格陵兰岛的冰盖加速溶化,将会破坏掉大西洋著名的暖流——湾流(Gulf Stream),使得波尔多(以及西班牙的部分地区)变得更冷,人们需要重新种植更多适应冷凉气候的葡萄品种——黑皮诺,甚至雷司令。

除了波尔多的争议,其他地区变暖的趋势获得了一致的认可。阿尔萨斯已经在过去的三四十年内把采收期从十月份提前到了九月份;而勃艮第则也可能会变得更像现在的波尔多,他们对于自己引以为自豪的「Climat」概念,甚至也要面临重新的定义。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项研究表明,最适合雷司令生长的平均气温是13.2-15.2摄氏度(4月1日至10月31日),而在2010年,德国平均气温已经达到了15.2度的边缘,这两年气温又有了明显的升高,许多果农不得不另辟新地种植雷司令,向纬度更北的地区,海拔更高的地区迁移。

对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来说,事情可能更加糟糕,到2100年,由于气温升高和淡水的进一步缺乏,美国可能失去其优质酿酒葡萄种植面积的81%.其中纳帕和圣芭芭拉可能损失目前葡萄园中的接近一半面积;更加大胆的研究者甚至认为,加州仅能保留狭窄的海岸地区和内华达山脉的极少部分面积来种植酿酒葡萄。比加州更靠北的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和加拿大BC省目前以风格优雅的冷凉气候品种著称,但未来也会不得不转向更适应温暖气候的葡萄品种。

蓝色区域为预测2050年新的适种区域,而红色部分则是因为气候过热而不再适合种植酿酒葡萄的产区

墨尔本大学Snow Barlow教授说,澳洲气候变暖,使葡萄成熟期几乎每年都会提前一天,这给葡萄种植者带来很大压力。据预测,到2050年澳大利亚用于葡萄栽培的土地将有73%不再适合葡萄种植。克莱尔谷(Clare Valley)、伊顿谷(Eden Valleys)等雷司令产区,以及阿德莱得山(Adelaide Hills)和西澳的亚玛格利特河产区(Margaret River)等长相思产区,将会受到严重打击。阿德莱德大学的另一项研究认为,到2060年,南澳产区除了会体验到2ºC的气温上升,还会遭遇淡水可用量减少30%的状况,这甚至可能使得墨累河岸地区完全无法种植酿酒葡萄。

总体而言,全球的葡萄种植区域将会向更高纬度和海拔的地区迁移。意大利气象学会主席卢卡·麦尔卡利(Luca Mercalli)预测说:到21世纪末,如果气候变暖没有得到有效遏止,全球葡萄园分布的平均海拔将上升约800米,平均纬度将向两极迁移约650公里。

这种气候变化带来的种植区域迁移,也有一些国家可以算得上受益国。英国气候变暖的速度比全球平均速度更快,其初露锋芒的起泡酒产业正是受惠于这一气候变化。除此之外,荷兰、比利时甚至瑞典都已经开始种植酿酒葡萄。

海平面上升5m之后的波尔多

气候变暖带来的另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海平面上升。在过去的四十年里,地球变暖加速了极地冰川、格陵兰冰盖和大陆冰川的融化。2001年的一项研究预测,如果海平面上升5米,那么从葡萄牙到新西兰以及美国的卡内罗斯地区,都可能被海水淹没。还有波尔多——别忘了他本来就海拔不高,是荷兰人排水整治才有了波尔多产区。海平面的上升还会导致沿海土地盐碱化加大。

二氧化碳水平增加和气温的升高,还会对酿酒用橡木的质量产生巨大影响。200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气候变暖会使得橡木的生长速度增长一倍,随之而来的是树干中导管的数量和大小都在增加,制作橡木桶需要的优质细纹橡木愈来越难寻。另一项研究表明,二氧化碳浓度的升高还使得木材中的丹宁含量发生了显著下降,从而影响到葡萄酒的陈酿效果。在法国,被砍伐的橡树一般树龄在180-200岁;其他的橡木产地,橡树也都需要百年以上的树龄才能被砍伐。这意味着,橡木桶产业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还不如酿酒葡萄种植,通过向高纬度迁移来维持质量的办法对于橡木来说行不通。

至于中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游杰的研究显示,在1959年以后的45年内,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我国的无霜期显著变长,终霜日提前,使得酿酒葡萄在春季遭受霜冻的可能更小;初霜日推迟,也有利于葡萄植株积累养分、提高抗寒能力。气候变暖使得我国埋土防寒线明显北移,适宜种植酿酒葡萄的地区向北方扩大,还有可能出现一些优质酿酒葡萄生产区。这是气候变暖对中国葡萄酒产业有利的一面。但与此同时,现有产区葡萄园收成品质变化、适种品种迁移、病虫害防治难度加大等问题,同样会影响我们的葡萄酒产业。对于方兴未艾的中国葡萄酒产业来说,气候的变迁也增加了寻找适种品种、探索种植模式的难度。

参考阅读

[1] Battaglini, A., Barbeau, G., Bindi, M. and Badeck, F.W. (2009), “European winegrowers’ perceptions of climate change impact and options for adaptation”, Regional Environmental Change, Vol. 9, pp. 61-73.

[2] Bernetti, I., Menghini, S., Marinelli, N., Sacchelli, S. and Alampi Sottini, V. (2012), “Assessment of climate change impact on viticulture: economic evaluations and adaptation strategies analysis for the Tuscan wine sector”, Wine Economics and Policy, Vol. 1, pp.73-86. 

[3] B. Tate, A. (2001). Global Warming’s Impact on Wine. Journal of Wine Research. 12. 95-109. 10.1080/09571260120095012. 

[4] Ecos (2013). “Australian wine producers lead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Ecos.com Available at: http://www.ecosmagazine.com/?paper=EC13050 (accessed 21 April 2018)

[5] Furer, David. (2006, July). “Why the Wine Industry Should Care About Global Warming?” winebusiness.com Available at: http://www.winebusiness.com/wbm/index.cfm?go=getArticalSignIn&dataId=43868 (accessed 21 April 2018). 

[6] Kirkpatrick, Noel. (2011, June 30). “Will global warming affect the wine industry?” mmn.com Available at: http://www.mnn.com/food/beverages/stories/will-global-warming-affect-the-wine-industry (accessed 21 April 2018). 

[7] Mira de Orduña, R. (2010, Jan 11), “Climate change associated effects on grape and wine quality and production”, Foo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Vol. 43, pp. 1844-1855. 

[8] WineTech (Aug 2013) “Vineyard pest management will be challenged by climate change” winetech.com Available at: http://www.winetech.co.nz/science/winemaking/item/215-vineyard-pest-management-will-bechallenged-by-climate-change (accessed 21 April 2018). 

[9] 游杰. 气候变化对中国葡萄栽培的影响[D].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07.

[10] 王素艳等. “气候变暖对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热量资源及冷冻害的影响.” 生态学报 37.11(2017):3776-3786.

[11] Mozell, Michelle Renée, and L. Thach. “The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on the global wine industry: Challenges & solutions.” Wine Economics & Policy 3.2(2014):81-89.

作者 / 编辑:峄峰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 Jonathan@sexydrinkers.com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小酌日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小酌日历 」(ID:SexyDrinker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