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放开那个「纯净的」长相思!


内容深度:★★★☆☆

问身边的朋友,「你喜欢新西兰长相思吗?」常有答曰:「喜欢,纯粹、直接、清爽!」总觉得哪里不对,后来想想,这不是工业拉格常用的宣传语吗?

学酒已有十年,可我却一直欣赏不来这种「纯净的」新西兰长相思葡萄酒。某种程度上,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工业拉格啤酒,寡淡而缺乏趣味。曾以为这只是独特的个人喜好,慢慢我却发现,隐藏在新西兰强大的市场营销之下,其实葡萄酒行业早已另有价值判断。利用 Wine-Searcher 强大的数据库,我们可以一窥新西兰葡萄酒的真正迷人之处。


震惊!新西兰葡萄酒榜单竟然是这样

Wine-Seacher 有一套榜单系统,以不同维度为各种葡萄酒做出了排名,我们可以来看一下新西兰葡萄酒的排名。比如,最贵的新西兰葡萄酒,长相思有哪些?

看不清楚的话,可以点开看大图。不过也不用点了,我来告诉你——新西兰最贵25款的葡萄酒中,一支长相思也没有,仅有的三支白葡萄酒分别是一款雷司令TBA和两款霞多丽干白。如果说价格代表着消费者或市场的价值判断,评分可以看做是葡萄酒业内的判断。那么酒评家们的评价又是如何呢?

上面这个Best New Zealand 榜单是 Wine-Seacher 网站对众多酒评家的评分进行加权平均计算而来的,可以认为代表的是葡萄酒业内专家们的价值判断。我们来找找长相思……不好意思,又没有!在获得评分最高的25种新西兰葡萄酒里,依然没有一款葡萄酒是长相思。不知你看到这两个榜单是何感想,至少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震惊的。

从这两个榜单,我们可以看到新西兰除了黑皮诺,还有优质的雷司令、霞多丽、西拉、琼瑶浆、波尔多风格混酿葡萄酒……

有读者会说单品种长相思本就不容易得高分,如此比较不够公平,那我们来换一个角度吧。看看在全世界的单品种长相思里,新西兰又表现如何。

最贵的长相思里,还是没有新西兰长相思,评分最高的呢?

终于,我们见到了两款新西兰长相思。跻身「Best Sauvignon Blanc Wine」榜单的两款新西兰酒都来自马尔堡,分别是 Greywacke Wild Sauvignon Blanc 和 Dog Point Vineyard Section 94 Sauvignon Blanc.这两款酒都是什么风格呢?

JancisRobinson.com网站给出了17.5分的 Greywacke Wild Sauvignon Blanc 2011年份,Julia Harding MW 的酒评中有这样的语句:

There is a strong mineral richness and a lovely ripeness of fruit on the palate. Intense and spiced with citrus and a really savoury character. Oak shows more on the palate now in a spicy mealy quality that makes it more like burgundy. The Sauvignon Blanc character is second to the texture but you do see it on the mid palate and with time in glass. 

而对于 18 分的 Dog Point Vineyard Section 94 Sauvignon Blanc 2012年份酒,Julia Harding MW 的评语中则提到

Lightly oaky, smoky, mineral but with plenty of fruit too. Oaky on the palate too but with a drive of fine citrus through the middle. 

显然,这都不是我们前面所描述的「纯净的新西兰长相思」。


不再「纯净」的新西兰长相思

实际上,「纯净的」新西兰长相思,换一个说法可以是「单调、缺乏内涵和层次感」,再加上成熟度不足,导致葡萄酒几乎只能找得到单薄的青草、番茄叶子(猫尿)气息,这种风格很难成为高品质葡萄酒的特征。当地酿酒者们也意识到了靠「简单纯净」的概念很难真正提高葡萄酒的价值,开始通过各种方式改变新西兰长相思的风味、提升复杂性。

图片来源:Wine Folly

研究最近一些高评分新西兰长相思所获得的酒评,你会发现桃子、苹果、柑橘等水果风味出现愈来越多,尤其百香果Passion Fruit)更是成为一种新的「典型风味」,有着与植物性香气(番茄叶子、芦笋、青草等)分庭抗礼之势。为了这种百香果的香气,酒庄会使用成熟度更高的长相思果实,甚至还可以选择专用的酵母品种。

另一种典型的风味是矿物味,进入 Best Sauvignon Blanc Wine 榜单的两款酒,我们在酒评中都看到了 Mineral 的出现。这种风味开始向卢瓦尔河靠拢,其中 Clos Henri 的出品尤其精彩,也是由于其与桑塞尔名家 Heri Bourgeois 酒庄的一脉相承。

而最常见的增加产品复杂性的方式是过桶。很多人喜欢的 Cloudy Bay Te Koko 就是其中的代表,其官网对这款酒的描述也着力突出了这一点。「Forget all you know about New Zealand’s Sauvignon Blanc. Cloudy Bay broke the winemaking rules to create a sophisticated style of New Zealand Sauvignon Blanc made through wild fermentation and aging in old French oak.」

我的大学同学、在新西兰读完葡萄酒硕士又成为酿酒师的刘伟(Will Liu)证实了我的观点,「马尔堡好多本地人都不喝长相思,特别是“典型的”tomato leaf,grassy,绿彩椒味的长相思。不过最近几年风格也在变,passion fruit多,生青味的在减少。美国市场开始要残糖多一些的长相思和柑橘类水果味明显一些的。比如一般市场残糖给到4 g/l,去美国的可能多个0.25g/l左右。还有个趋势也是几年前开始的,就是过橡木桶的长相思,或者跟不锈钢罐混合起来,让酒有略微的过橡木风格。」

更多的尝试也在进行,刘伟还补充到,「也有尝试长相思带皮发酵,wild ferment的,基本能想到的都会试。不锈钢罐长相思里混上一些pinot gris也是个小分叉的风格,喝过两三款都这么搞。


长相思以外的新西兰

虽然新西兰一直把「纯净的长相思」作为主力推广的产品(这背后也有着某些有趣的市场原理,容我以后介绍)。就像前面我们看到的,除了长相思,新西兰还有更多精彩值得我们发现。

新西兰最值得注意的品种是黑皮诺,前面我们看到的 Best New Zealand Wine 榜单中占据了十一席,马丁堡(Martinborough)、马尔堡(Malborough)、中奥塔哥(Central Otago)都可以称得上勃艮第以外黑品诺中的翘楚,口感饱满,单宁坚实有力,香气富有层次。

在较冷的南岛,雷司令、霞多丽、灰皮诺、琼瑶浆等白色品种有着不错的表现,其中进入 Best New Zealand Wine 酒单的 Dry River Gewurztraminer 也是新世界琼瑶浆葡萄酒的代表之作。排名最高的雷司令TBA虽然没有喝过,我却遇到过相当优质的霞多丽甜白。

 Gimblett Gravels 产区地图

而相对温暖的北岛,则是各种红色品种的乐园。霍克斯湾(Hawkes Bay)的子产区 Gimblett Gravels,西拉葡萄有着非凡的表现,风味浓郁、结构鲜明,甚至 Philip Tuck MW 曾经称其为「法国以外最优秀的西拉产区」。Trinity Hill、Craggy Range 的 Gimblett Gravels Syrah  都是其中的代表之作。霍克斯湾的波尔多风格混酿也有着不错的表现,Te Mata Estate Coleraine 高居 Best New Zealand Wine 第六位即是明证。


新西兰以外的长相思

Best Sauvignon Blanc Wine 榜单中我们可以看到,卢瓦尔河谷 桑塞尔 和 普依 的法式优雅才是获得最多赞誉的长相思风格。桑塞尔的长相思香气细致复杂,白花、柑橘等花香、果香交织在一起,其风格更为含蓄内敛,酒款和谐平衡,优雅克制;对面的普依则有着烟熏、燧石等矿物风味,与植物气息自然融合,复杂而有层次感。

除了卢瓦尔河,我们还可以在最佳长相思榜单上看到澳大利亚 Margaret River, 美国纳帕谷,甚至奥地利酒庄 Weingut Tement的身影。单品种长相思以外,更有经典的波尔多白葡萄酒混酿和苏玳甜白可以尝试,长相思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品种,更不能被一个「纯净」的概念所涵盖。

放开新西兰,你可以找到更好的长相思;而放开「纯净的」长相思,你会发现更多样和美好的新西兰。

作者/编辑:峄峰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 Jonathan@sexydrinkers.com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小酌日历 」(ID:SexyDrinker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