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个比罗曼尼康帝还小的独占园AOC

内容深度:★★★

写作 孔得里约 那篇文章时有朋友建议,要不要把格里叶堡顺便也写进去?我说不必,这个曾经法国最小的AOC产区、罗讷河谷顶级白葡萄酒庄值得单独写一写。 

来源见图片

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格里叶堡位于罗讷河西岸,位置正处于孔得里约产区之中。这里同样以维欧尼(Viognier)为唯一葡萄品种,出产了世界上最知名和高价的维欧尼葡萄酒。如同《箜笛幽,功德留,孔得里约》一文所述,作为孔得里约的一部分,格里叶的葡萄种植也是始于古罗马人。但是格里叶堡的建立,则要晚至十六世纪了。并没有经过太久,格里叶堡就获得了顶级品位者们的认可和追捧。1652 年,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布莱兹‧帕斯卡曾经来酒庄拜访他的朋友、当时的酒庄主人吉拉德·沙格,后来还在其哲学著作《思想录》中记载了这里的美酒。美国开国元勋、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也曾经在 1787 年造访酒庄。拿破仑的第一任妻子约瑟芬 1814 年为其居住的城堡酒窖购入了 296 瓶格里叶堡葡萄酒,当时的价格是 592 法郎每瓶。

史上第一位米其林三星获得者 Fernand Point 与当时酒庄主的书信,展示了格里叶葡萄酒在他的餐桌上的重要性

到了 1827 年,酒庄成为 Neyret-Gachet 家族的产业。该家族一直持有和经营格里叶堡,直到 2011 年又被同时拥有拉图酒庄(Chateau Latour)、时尚品牌 Gucci 以及佳士得拍卖行的法国富豪 François Pinault 买下。(二哥那篇 讲期酒的文章 刚提到过他来着。)

上个世纪,格里叶堡有着复兴与衰落交替,声望也毁誉变换的经历。1961 年,当 Andre Canet 接手来自妻子家族的产业之时,格里叶正处在低谷之中,而且似乎有永坠深渊的可能。当时酒庄股权分散,但大家又对经营他缺乏兴趣,因而酒庄面临的结局,要么是被卖掉,要么就需要有人站出来整合收购家族各位股东的股权,使酒庄得以继续经营。这个人出现了,就是 Andre Canet。用了五年时间 Canet 才完成了股权的收购,之后他就开始清理葡萄园,修复梯田设施,又用了五六年的时间才使得葡萄园恢复正常。

此时的 Canet 已经没有太多的资金来进一步维持和提升酒庄的生产。他选择一边扩张葡萄园,一边通过进行高密度的种植大量施用化肥和使用高产的修剪方式来增加葡萄酒产量,以期获得更多的收入。格里叶堡的葡萄园最初只有1.7公顷,少于1.8公顷的罗曼尼康帝葡萄园,是名副其实的最小AOC产区。而到1991年,葡萄园的面积就被扩展到了3.5公顷。但这样的做法也导致葡萄酒出品的质量参差不齐,很多年份都难称优秀。然而借着格里叶堡历史积累的声望,他们依然以很高的标价售出,这也使得酒庄饱受诟病。1994 年 Andre Canet 去世,酒庄由他的女儿 Isabelle Baratin 继承。她为恢复酒庄的声誉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格里叶堡也处在缓缓的恢复之中,但经营状况仍然不佳,最终仍然被出售。

早在 1936 年,格里叶堡以一家酒庄、一片独占园成为法国最早一批的法定产区(Chateau-Grillet AOC),足见当时酒庄所负盛名和占有风土的独特性。

格里叶(Grillet)这个名字原意是被炙烤的(grilled)山坡。酒庄的葡萄园位于罗讷河边海拔 150 到 200 米陡峭的山坡上,面朝南方的山坡有着绝佳的小气候:充分接受阳光照拂的同时,来自北方的风也被阻隔,葡萄园非常温暖。76 块被称为 chaillées 的小梯田呈阶梯式排列分布,如同古罗马圆形剧场。自罗马时代以来,这些小梯田就被人们精心修葺和维护,形成一种兼具壮丽、古朴与精致的美感。

葡萄园的土壤主要是由石英、长石和云母在风化作用下形成的沙质略带粘土特性的土壤。这种土壤贫瘠但健康且排水良好,让葡萄可以往深处扎根来汲取水分和矿物质。酒庄易手之后,葡萄树的架势由 Guyot Simple 转换为了 Guyot Poussard,并转向以生物动力法来管理全部的葡萄园。

手工采摘时用的容器不大,采收者都经过了专业的培训也具有丰富的经验,以避免伤害葡萄果实

由于海拔高度、朝向以及靠近溪流的距离不同,葡萄园面积虽然很小,但是却拥有几个不同的微气候,影响着葡萄的成熟进程和风味。酿酒师会考虑每块小梯田的特征,每个微气候,细致的区分来采摘葡萄,以达到每个小地块葡萄的最佳成熟度。

采摘之后的压榨和发酵也都是在小型设备分别进行的,为的是保留其不同的个性。在调配之前,酒庄还会对每一发酵罐的葡萄酒分别进行品尝和筛选。自 2011 年开始,格里叶堡开始生产一款名为 Pontcin(鹏杉)的副牌酒,没有能够进入正牌酒最终调配的那部分葡萄酒被以罗纳河谷产区进行标注出售。正牌酒经过 20%新橡木桶和 80%旧桶至少 18 个月的陈年,最终进行装瓶,每个年份的葡萄酒只会有几百箱的产量。

酒庄新添置的小型发酵罐

格里叶葡萄酒的香气复杂多变,有紫罗兰、玫瑰、椴树等优雅的花香,也有杏子、菠萝和梨子成熟甜美的果香。彰显其复杂性的,还有带着海洋清新感的矿物香气清新,以及蜂蜜,牛轧糖、榛子和香草,白松露香气。除了圆润的口感和良好的酸度,格里叶葡萄酒还有着邻居孔得里约很难见到的矿物味、紧实感和优雅口感,这让人想起勃艮第的顶级霞多丽白葡萄酒。格里叶葡萄酒跟松露、鹅肝等珍馐相搭配,也可以佐食扇贝或者奶油焗鸡肉。辛辣的或酸甜的亚洲菜品,也是很好的搭配。

在《一个葡萄酒爱好者眼中的精酿啤酒》一文中,我曾经提到过精酿啤酒业对大型酒业资本的警惕与抗拒,他们认为资本天生的「逐利」特性会影响精酿啤酒厂牌的风格和质量,使他们变得平庸甚至差劲;但在葡萄酒业内,比如今天的格里叶堡,我们似乎看到了相反的例子。易主之后的格里叶堡,2013 年份的产品获得了罗伯特帕克葡萄酒倡导者(Robert Parker The Wine Advocate)95 分的高分,2014 年份更拿到 JeffLeve, The Wine Cellar Insider 96 分的成绩。大型财团的资本,使得一家精品酒庄得以从种植酿造技术到市场营销能力获得了全方位的提升;雄厚的财力支持也使得酒庄的发展够有更加长远的规划,而不必为了短期的生存来做出各种妥协。虽然格里叶堡也只是一个个案而不代表某种必然的结果。但是,这至少昭示了一种可能性,或许资本并不是必然地「邪恶」吧?




参考阅读:

[1] Chateau-grillet.com. (n.d.). CENTURIES OF TRADITION.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chateau-grillet.com/en/la%20propri%C3%A9t%C3%A9/plusieurs%20si%C3%A8cles [Accessed 13 Aug. 2017].

[2] Livingstone-Learmonth, J. (2005). The wines of the Northern Rhône.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pp.224-233.

[3] Parker, R. (1997). Wines of the rhone valley.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pp.96-101.

[4] Molesworth, J. (2012). Day 8: Frédéric Engerer’s Northern Rhône Mystery. [Blog] Stirring The Lees With James Molesworth. Available at: http://www.winespectator.com/blogs/show/id/47037 [Accessed 13 Aug. 2017].


除单独标注外,本文图片均来自酒庄官网 Chateau-Grillet.com

作者 / 编辑:(不会起小标题的)峄峰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 Jonathan@sexydrinkers.com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小酌日历 」(ID:SexyDrinker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