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的辉光:埃米塔日十二则


埃米塔日(Hermitage)更古老的名字是「Ermitage」,两者的本意都是「隐士,隐修之地」。这个名字来源于十字军东征时代的一位骑士加斯帕·德·斯泰兰伯格(Gaspard de Stérimberg),他曾在布朗什·德·卡斯蒂耶(Blanche de Castille)手下,十字军东征之后回到泰恩,因为厌倦了征战厮杀的日子而选择隐居避世,并建立了一所小教堂和一块葡萄园。(不过,这不是埃米塔日第一块葡萄园,当地的种植历史比这早得多。)

图片来源:WordPress.com / The Rhône Diary

不同于孔得里约,总体介绍埃米塔日的文章并不少见,这里我们只需拾取一些有趣的碎片,便可一窥这隐士的辉光。


1

从罗马帝国衰落到 17 世纪,埃米塔日的葡萄酒一直声名不彰。直到 1642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使它获得了法国皇室的青睐。路易十三巡访罗讷河谷,他的队伍在泰恩遇到了一个非常狭窄危险的道口,随从建议下车步行,国王只能悻然应许。人们乘机献上当地出产的佳酿助兴,路易十三对此大加赞赏,并且表示将来要在宫廷宴会上饮用此酒。这样一个相当「乾隆下江南」风格的故事,却是开启了埃米塔日的辉煌时代。



2
在十八世纪早期,由于自家偏清淡的「Claret」葡萄酒难满足英国人需求,波尔多人颇费周章之后找到了一个调配秘方:使用埃米塔日葡萄酒来「加强」(就像加强酒一样)。这个调配过程被称为“Hermitagé”(注意最后一个字母的差异)。虽然现在的波尔多人并太愿意提及那段「黑历史」,但直到十九世纪中期,在酒标上标注“Hermitagé”字样依然被视为是品质和风格的保证。一位名为 Nathaniel Johnston 的酒商在 1799-1809 年间写给其波尔多合作伙伴的一封信件中表示:「我不同意在我们最好的葡萄酒中使用露喜龙(Roussillon)的酒,除非只用一两加仑;若你能弄到足够分量的上好的埃米塔日葡萄酒,那就更棒了。1795 年份的拉菲(Lafite)葡萄酒,就是添加了埃米塔日葡萄酒才能比同年份的其他酒都要出彩。」


Chateau Palmar 推出的 Historical XIX Century Blend 还原了当年的配方

图片来源:Diary of a Growing Boy

3

生活在 19 世纪初,史上最早的酒评人之一安德烈·朱利安(André Jullie)曾经进行过一次著名的世界葡萄酒调查和排名(当然其实是欧洲范围),他所确定的前三名是:波尔多的拉菲(Château Lafite),勃艮第的罗曼尼康帝(Romanée-Conti)以及罗讷河谷的埃米塔日。



4
那是埃米塔日广受赞誉的时代。大仲马曾写过这样一个故事,1834 年他与朋友 Jadin 在旅行中来到泰恩城。“第二天的早晨”,他写道,“我首先起床,并出去散步,在回旅店的途中,我邀请 Jadin 一同向俯瞰镇子的山峦致敬,他虔诚地照做了。然后我告诉他,这就是埃米塔日山,他马上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我们两人都认为埃米塔日是法国最好的葡萄酒之一。



5

美国的开国元勋兼著名酒饕托马斯·杰弗逊,也是埃米塔日葡萄酒的爱好者,不过他更偏爱的是当地的白葡萄酒。当年他写给自己在法国的代理商的信中,点名要求采购:

「此次恢复我们长久以来维持的通讯,我要说一下我的采购意向。我并没有忘记贵地出产的精品葡萄酒,也没有忘记采购过程所需要经过的朋友们。

首先是泰恩(Tains)城的 Jourdan 先生的埃米塔日白葡萄酒,正如他所言 ,这酒像天然利口酒(un peu de la liqueur)一般,或者按我们的说法,它柔软、光滑、有丝绸般的质地,毫无坚硬和粗糙感。Jourdan 先生的葡萄酒只有一点点甜味,能够稍有感知而分毫不多,正是我想要的。

此外,他还补充道,他只是偶尔订购埃米塔日白葡萄酒,因为它们「主要是用来搭配美味的大餐」。


图片来源:Rodale’s Organic Life


6
到了 1903 年,时任法国(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总统的埃米勒·卢贝(Émile Loubet)来到俄国访问,沙皇尼古拉斯在宴会上使用埃米塔日的红、白葡萄酒招待了他。卢贝以为这是沙皇为了招待故乡就在埃米塔日的他特意准备的,却被告知自 17 世纪时埃米塔日葡萄酒就已经成为了俄国统治阶级最爱的珍酿。



7
西拉葡萄进入澳大利亚时,曾经被冠以「Hermitage」的名号。1951 年,当时的奔富首席酿酒师 Max Schubert 第一次酿造出单一品种 Shiraz 的顶级葡萄酒 Grange,酒标上就标注了 「Hermitage」的名号。 Penfolds Grange Hermitage 的名号一直用到了 1989 年份的产品。


图片来源:Archivio Store

8
南非的明星品种 Pinotage 名字也是来自 Hermitage(以及 Pinot Noir),但这源于一个误会。在南非和欧洲某些地方,神索(Cinsault)这个品种曾经被误认为是 Shiraz,也就被叫做了 Hermitage 而已。



9
埃米塔日产区范围只有 136 公顷,可供种植葡萄的地块早已开发殆尽,再无增加的余地。这也使得埃米塔日的地价奇高,110 万欧元每公顷的价格与香槟的优质葡萄园相当——可资对比的是,南罗讷河的明星产区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 Pape)地价只有 36 万欧元每公顷。


图片来源:Tenzing Wine

10
如此高的地价,却是有价无市。埃米塔日的葡萄园被集中在了几家大型酒企手中。其中有接近一半(63 公顷)的土地被莎普蒂尔酒庄(Chapoutier)和当地合作社天恩酒庄(Cave de Tain)所有。另外有 36% 的土地为保罗-嘉伯乐酒庄(Paul Jaboulet Aîné)、德拉斯(Delas)和沙夫酒庄(Jean-Louis Chave )瓜分。



11
作为一家合作社,天恩酒庄拥有 300 个合作成员(不只在埃米塔日)。最近他们投资千万欧元更新了酿酒设备,使得所有成员都能够根据土地类型和品质的不同,精确地把不同地块出产的酒分开酿造,这实在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Domaine Jean-Louis Chave Hermitage Vin de Paille 1996

图片来源:Cave Elzevir

12

还有一些不太为人所知的产区规定:

类似于罗蒂丘(Côte Rôtie),埃米塔日同样允许在红葡萄酒中添加 15%的白葡萄酒,只不过品种换成了玛珊和胡珊;

埃米塔日的产区生产法规,允许产区名称标注为「Hermitage」或「Ermitage」;

除了干红、干白,埃米塔日还可以生产稻草酒 vin de paille。


参考阅读:

[1] Livingstone-Learmonth, J. (2005). The wines of the Northern Rhône.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pp.234-336

[2] Jancis Robinson, J. (2016). The Hermitage conundrum. [online] Jancisrobinson.com. Available at: https://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the-hermitage-conundrum [Accessed 29 Jul. 2017].

[3] Thomas, J. (2017). Thomas Jefferson to Stephen Cathalan, 3 July 1815. [Letter]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Jefferson/03-08-02-0458, The Papers of Thomas Jefferson. Princeton.

[4] Parker, R. (1997). Wines of the rhone valley.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pp.125-182.


作者:白桦;编辑:峄峰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 Jonathan@sexydrinkers.com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小酌日历 」(ID:SexyDrinker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