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风土综述

0

Author: 峄峰 | Categor: 醉欲樽前 | Date: 14-12-2013 | 795 views

部分版权保留,转载请注明:
本文发表于樽前小筑™ 原文链接: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风土综述

【声明:本文内容全部来自国内公开发表的研究文献等资料,无任何独创性。文本内容仅供读者参考,本人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时效性负责。】

1.概况

同心以北的贺兰山东麓地区, 是近些年酿酒葡萄发展面积较快的区域。地处东经105°45’39″~106°27’35”, 北纬37°43’00″~39°05’03″之间, 南北长200km, 东西宽5~30km, 属温带干旱气候区, 年降水量200mm左右, 由山前洪积扇与黄河冲击平原相连构成。年平均气温8.3~9.7, 海拔1100~1200m, 年有效积温达3400℃, >10积温1500℃.全年日照时数2851~3106h. 整个贺兰山东麓从南到北气温相差不大,土壤类型为淡灰钙土、风沙土,土质为沙壤土,土壤肥力不均,土壤理化结构差异较大,有机质4~10g/kg. 酿酒葡萄基地主要建在淡灰钙土上, 其次是风沙土, 整枝基本上全部采用单篱架直立龙干型, 短梢修剪.主栽红色品种为赤霞珠、梅鹿辄、品丽珠、蛇龙珠、黑比诺等, 其中前4个品种占80%左右;白色品种以霞多丽为主.这里气候干燥, 干旱少雨, 光热条件好, 海拔较高、大气透明度好, 且有黄河水灌溉之利.目前已发展酿酒葡萄5333.3 hm2, 并已被列入第三个国家葡萄酒产品原产地保护区域.但这一地区发展酿酒葡萄也存在着不利条件, 即冬春的低温和风害频繁, 葡萄枝条容易抽干、根系受冻, 加上土壤瘠薄, 制约了产量和品质的提高.[1]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宁夏葡萄酒产区分布图(李华等2010b)[2]

2.气候条件:

2.1概述

宁夏远离海洋,深居内陆。宁夏位于我国季风区的边缘,冬季为寒冷气流南下之要冲,夏季处于东南季风西行的末梢,形成较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宁夏具有春多风沙,夏11少酷暑,秋凉较早,冬寒漫长,雨雪稀少,日照充足,南寒北暖,南湿北干等特点。宁夏南部(固原地区南半部),中部(固原地区的北部至盐池、同心一带)属于中温带半干旱区,而北部(银川平原)则为中温带干旱区,南北气候悬殊较大。宁夏年日照时数全区各地都在2000h以上,平原高达3000h;宁夏干燥度较大,降水量南多北少,总幅度在200—700mm之间;宁夏全区年平均气温较低,在5—9℃之间,引黄灌区和固原地区分别为全区的最高温区和最低温区,由于海拔高度对气温的影响,贺兰山和六盘山年平均气温分别为-0.8℃和-0.9℃;宁夏是全国日温差较大的地区,昼夜一般相差10—15℃,这种温差有利于农作物有机物质的积累(中国自然资源丛书编撰委员会1995:11, 193—200)。[2]

2.2光热指标:

2.2.1年平均温度:

宁夏各地年平均气温均在6-11℃之间,呈北高南低分布。同心以北的酿酒主产区,年平均气温均在8-11℃之间,大武口、吴忠分别为10.7℃和10.5℃,是两个年平均气温最高的地方。宁夏年平均气温表现为冬冷夏热,年较差大,最冷月1月平均气温在-7–5.0℃之间,除灵武、青铜峡、吴忠、中卫、中宁、海原、泾源等部分地区高于-6℃外,其他各地都低于-6℃。宁夏最冷的1月与最热的7月的平均气温差值在24-33℃。宁夏北部的陶乐年温差最大,为33.5℃,最南部的泾源年气温差仅24.1℃,表明宁夏南北大陆性差异较大。[3]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2.2.2 最热月平均温度

宁夏各地最热月均在7月份,全区平均气温在17~26℃之间,南北相差较大,大武口地区和泾源地区相差7.6℃左右。总体上看,其中同心以北的宁夏各地在22-26℃之间,处于夏暑炎热期.8月份全区气温迭落,同心以北在20-22℃,以南16-19℃。[3]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2.2.3 日较差

从各种资料来看:宁夏各地的日最高气温出现在14-15时,夏季略晚,冬季略早;日最低气温出现的时间因季而异,一般出现在日出之前,即早晨5-7时,夏季日最低气温出现时间最早在5时左右,春秋两季在6时左右,冬季晚至8时。各地日较差平均在11-15℃之间,同心、盐池、陶乐、石嘴山等地日较差较大,平均在14℃以上.从月份来看,日较差最大月是4月份,最小月为8月份。4月各地最大日较差在23-33℃之间,银川、盐池、中卫、同心等地分别大于30℃,其中灵武为全区日温差最大地区。仅就这一点来说,在同心(北纬36°34')以北的各县区均能发展酿酒葡萄,而且能够得到良好的产量和质量。[3]

2.2.4 无霜期

宁夏无霜期较短,基本上所有站点的F值均小于190d。无霜期分布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大致为南短北长,这与宁夏热量分布南寒北暖相一致。南部山区无霜期最短均小于160d,北部一般在170d以上,其中贺兰山东麓的地区一般都在180d左右,并以石嘴山、吴忠和贺兰的无霜期最长,均在185d以上。贺兰山东麓作为中国最优质葡萄产区之一,它的热量条件适中,能满足早中熟葡萄的需要。[4]

2.2.5 埋土防寒线

宁夏冬季寒冷,最冷月平均气温较低,从宁夏各站点最低温情况可以看出,各站点30a平均最低温均在-20℃左右,其中固原30a最低温达-30.9℃,青铜峡为-25℃,银川也有-26.1℃。并且,宁夏各站点的最低温变化幅度较大,最大值与最小值基本上相差约10℃。各站点30a内平均气温≤-15℃的年数较多,基本上均大于10次。为了保证酿酒葡萄能安全越冬,宁夏必须全境进行埋土防寒。[4]

2.2.6 活动积温和有效积温

积温呈现自北向南逐渐降低。固原地区和麻黄山等地较早,在11月4日-9日。银川平原各地区出现较迟,大部分在11月中旬,其中中宁、中卫、吴忠等地最晚,在11月18日-20日。同心、盐池一线以北至引黄灌区在3500℃以上,中宁、灵武、大武口等地积温在3800℃以上,大武口为全区最大值,达4011℃。固原地区大部在3000℃以下。贺兰山、六盘山为全区积温最少,仅有1400℃左右。日平均气温≥l0℃的初日,同心以北地区出现在4月中旬末到4月下旬初;固原地区出现在5月上、中旬,南北相差约25天左右。宁夏中北部积温3200—3500℃;固原地区积温1900-2600℃;贺兰山、六盘山,积温400-500℃。宁夏各地区有效积温的变化趋势与活动积温基本类似,在660-2030℃之间,在中宁、中卫和同心三个地区最高;银川平原各县市次之,在1400-1600℃之间;南部山区6县最低,平均在1000℃以下。[3]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2.2.7 日照时数

宁夏是全国日照资源最丰富地区之一,年日照时数在2300-3200h。石嘴山市各地均在3000h以上,以大武口为最多达3170.6h;银川地区在2909.7h-2998.5h之间;银南地区以同心最多,年日照时数达3011.2h,盐池县麻黄山最少为2787.6h;固原地区在2318.7-2867.1h之间,西吉最少为2318.7h,海原县最多为2867.1h。泾源、彭阳等地分别为2400h左右。全年日照时数6月最多,2月最少。但有部分地区由于6月的阴雨较多,最多月出现在5月,如贺兰山、六盘山等站。固原地区由于秋季阴雨较多,最少月出现在9月。从年日照时数来看,全区一般年份日照时数,均可满足葡萄生长发育的需要,且主要分布在4-10月份酿酒葡萄生长期(7、8、9月最大),是生产酿酒葡萄的优良区域。[3]

2.2.8 相对光照率

宁夏日照百分率在50%-71%之间,全区以吴忠日照百分率最高为70%,西吉最少为50%。日照百分率自南向北递增。全年日照百分率冬季最大,春季次之,夏秋季最小。日照百分率最大值北部出现在1月和11月,向南则都出现在12月,个别站出现在1月或11月。日照百分率最小值北部大部出现7月,个别站出现在7、8月,也有出现在3月和4月的,从吴忠向南直到南部山区,最小值都出现在9月份,这是南部9月连阴雨,日照时数明显偏少所致。[3]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2.3 降水指标:

2.3.1 降水量

宁夏各地年平均降水量在180-650mm之间,北少南多,地区差异明显。北部银川平原在200mm左右,其中惠农183.3mm,是宁夏年平均降水量最少的地方。中部同心、盐池一带300mm左右.山地雨量相对较多,贺兰山气象站年平均降水量429.8mm,为银川年降水量的2倍多;山的迎风面与背风面降水量有明显差异,如六盘山东侧的泾源容易受到偏南气流的水汽输送,年降水量比西侧的隆德多97.6mm。[3]

2.3.2 雨量分配

宁夏地处内陆,降水季节分配很不均匀,夏秋多雨,冬春少雨的特点十分明显。12月或1月最少,3月开始逐渐增多,7、8月到达高峰,9月后逐渐减少。各地夏半年(4-10月)降水量占全年降水量的85%以上,在夏半年中降水又多集中于夏季(7-8月)。宁夏各地葡萄生长期内降水量均接近或超过年降水量的90%。

2.3.3 水热系数

同心以北地区K值小于1.5,属于优质葡萄种植区。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2.3.3 干燥度

宁夏地区的干燥度较大,大部分地区大于1,仅泾源、六盘山小于1,所以水分条件不是酿酒葡萄生长的制约因素。干旱有利于葡萄深扎根及葡萄中的干物质积累,尤其是多酚物质,使得酿造的葡萄酒色泽稳定优美、口感更佳。但过分干旱不利于葡萄的生长。宁夏有着天然便利的引黄灌溉,引黄灌溉区主要包括惠农、平罗、银川、贺兰、永宁、青铜峡的大部分地区,以及石嘴山、陶乐、吴忠、灵武、中宁、中卫的部分地区,分布较广且包括了宁夏干燥度较大的地区。通过人为的引黄灌溉,可以根据酿酒葡萄生长发育的不同时期对水分的需求,便利地调节和控制酿酒葡萄的水分供应,以获得高质量的优质酿酒葡萄。[4]

3. 土壤

3.1 概况

土壤条件造就了贺兰山东麓地区葡萄酒的质量和特色。贺兰山东麓地区系冲积扇三级阶梯,成土母岩以冲积物为主,地形起伏较小、较平坦、沟壑小而浅、土壤侵蚀度轻[5],土壤类型主要有淡灰钙土和风沙土,土壤肥力极低,有机质含量在4~8g/kg之间,pH值在7.5~9.0之间。[6]这样的土壤,土质疏松,通气性好,有利于植物根系的生长发育。[5] 大量元素除K、Ca较为充足之外,N、P均缺乏;微量元素中的Fe、B、Zn、Mg也有不同程度亏缺。土壤养分的不足直接影响了葡萄的生长发育,而土壤盐碱、局部土壤存在的钙积层或青沙层等障碍因素又影响了葡萄根系的营养吸收和根系下扎[6],葡萄生长发育受限制,冬季冻害发生严重,常造成越冬死亡或缺株现象,成为葡萄高产优质栽培的主要障碍。[7]

3.2 土壤形成与分类

贺兰山东麓为大陆性气候, 干旱少雨, 气温日较差和年较差均很大, 土壤母质为山前洪积物, 富含石砾, 以物理风化为主, 由于太阳辐射强烈, 多大风天气, 极易造成干旱表层细粒物质被吹失, 土壤质地一般为砂壤至砂壤偏轻壤.按中国土壤系统分类属于干旱土纲, 正常干旱土亚纲, 钙积正常干旱土土类.[8]

3.3 土壤质地

宁夏土壤类型多样,自南向北,相继分布黑垆土、灰钙土和灰漠土。宁夏地带性土壤的自然肥力不高,并有自南向北逐渐降低的趋势。分布在宁夏中部和北部灰钙土地区, 分为固定风沙土和半固定风沙土.半固定风沙土已有微弱的生物积累, 有机质含量在0.3%左右.固定风沙土有机质已有积累, 有机质含量达0.45%~0.65%.风沙土所处地区气候干燥, 光热条件好, 土壤通透性好, 种植葡萄有着天然的优势, 所产果实糖度高, 风味好, 而且病虫害少, 可生产绿色果品, 但因土壤肥力低、保温性差、易起风沙等不利因素, 造成葡萄生长、结实不良, 产量降低.要想在风沙土上栽植好葡萄, 做到环境治理与经济效益双赢, 就需要采取以下栽培技术.灰钙土是暖温带荒漠区弱淋溶的干旱土,表层弱腐殖化,土壤有机质含量1-2.5%,土层通常较深厚。可见分布于同心以北地区的土壤适合于酿酒葡萄的栽培。

3.4 理化性质: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3.4.1 有机质含量

从表1看出:除贺东葡萄庄园较高外,所有葡萄园土壤有机质含量都处于极缺乏和缺乏水平。贺东葡萄庄园从建园之初就非常重视土壤有机质的施入,加之葡萄园是山洪形成的洪漫地,0~30cm为肥沃的洪积层,使土壤有机质较为丰富。其余葡萄园土壤皆缺乏有机质。[9]

3.4.2 速效N、P、K含量

从表1看出:东麓葡萄园土壤速效N素含量,除贺东葡萄庄园处于中等水平外,其余园地全部缺少速效性N肥。土壤速效P素达到丰富水平的占50%,处于中等水平的占22.7%,缺乏和极缺乏的仅占27.3%。土壤速效性K素丰富水平的占27.3%,中等水平的占36.4%,缺乏的占36.4%;与灌淤土比较达丰富值的只有5%,缺乏的占59.0%。[9]

3.4.3 微量元素含量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贺兰山东麓产区风土综述

3.4.3.1 土壤全量微量元素的含量

由表2可知,供试土壤全铁含量很高,剖面上下变化不大;其次为全锰,随剖面加深而增加(6年除外),但只相当于全国全锰平均值(710mg/kg)的1/3左右;全锌含量随剖面加深而减少,但不同种植年限平均值无差异,含量仅相当于全国平均值(100mg/kg)的1/3;全铜的含量最低,随剖面加深而减少,含量相当于全国平均值(20mg/kg)的1/3~1/2.

3.4.3.2 土壤有效性微量元素含量

由图1看出,有效铁在剖面中的变化规律不明显,栽培年限长,含量高,表土含量最高,但各层含量远低于全国平均值(30mg/kg),也低于果树有效铁丰缺的临界值(10mg/kg),呈现明显的缺乏状态。有效铜含量随剖面的加深而降低,但各层有效铜含量都在临界值(>0.2mg/kg)以上,特别是6年生葡萄园的表土层和次表层有效铜累积现象明显,主要是葡萄栽培中长期使用波尔多液造成的结果。土壤有效锰在表层含量最高,表层以下差异小,除10年生苹果园外,葡萄园地土壤有效锰含量基本在临界值(7.0 mg/kg)以下,处于缺乏状态。有效锌在表层含量最高,表层以下变化规律不明显。除表土外,其它层次含量低于临界值(0.5 mg/kg),呈现缺乏状态。[10]

3.4.4 土壤pH值

从表1看出:东麓土壤pH值除贺东庄园(采用深层地下水灌溉)pH值在8.6左右外,各园区无论是采用黄河水,还是抽取地下水灌溉,土壤pH值都很高,超过9以上的占60%。土壤pH值测定数值高,与春天取土样测定有关,但也反应出土壤pH值有普遍增高的趋势(与以往测定的资料相比)。土壤pH值过高易造成树体对一些微量元素吸收利用困难,表现缺素症状。如广夏三基地部分地段葡萄叶片呈现缺铁黄化现象;但叶片诊断并不缺铁素,该地段土壤pH值高达9.16。

4.适种品种

贺兰山东麓地区有其独特的生态条件, 实施葡萄与葡萄酒产业化开发是自治区既定的方略, 也是贯彻国家经济发展向中西部倾斜的良好举措, 选择合理的品种构成是生产优质葡萄酒的关键, 也是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优势的要求。[11] 根据宁夏酿酒葡萄适宜栽培区(16个地区)30年(1979—2008年)的气候资料,统计分析不同地区的有效积温,宁夏酿酒葡萄品种区划结果结果如下:

(1)麻黄山、海原地区有效活动积温<1290℃,适宜栽白品诺、灰品诺、琼瑶浆、霞多丽、米勒、西万尼。这两个地区适宜发展起泡葡萄酒和干白葡萄酒。

(2)石炭井、中卫、韦州地区有效积温1300—1560℃,适宜栽培雷司令、黑品诺、霞多丽、法国蓝、西万尼、梅鹿辄、白玉霓、赛美容。这三个地区适宜发展新鲜型葡萄酒和起泡葡萄酒。

(3)石嘴山、贺兰、吴忠、青铜峡、永宁、惠农、平罗、银川、陶乐、中卫、同心等地区有效活动积温1570—1840℃,适宜发展索味浓、白品诺、霞多丽、贵人香、雷司令、黑品诺、梅鹿特、神索、赤霞珠、佳美、品丽珠、蛇龙珠、西万尼、白玉霓等葡萄品种。这些地区适宜发展干白和干红葡萄酒。[2]

目前该产区主要栽培品种为赤霞珠、品丽珠、梅鹿辄、蛇龙珠、霞多丽、雷司令,白玉霓等。[12]

参考文献:

[1]. 陈卫平等, 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的生态适应性. 西北植物学报, 2007(9): 第1855-1860页.

[2]. 王兰改, 宁夏酿酒葡萄气候区划与品种区域化的研究.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10, 硕士.

[3]. 江志国, 宁夏酿酒葡萄气候区域化研究.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08, 硕士.

[4]. 王华等, 宁夏回族自治区酿酒葡萄气候区划. 科技导报, 2010(20): 第21-24页.

[5]. 张静, 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基地建设与发展研究.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05, 硕士.

[6]. 张小波, 牛锐敏与陈卫平, 宁夏葡萄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 宁夏农林科技, 2010(6): 第59-60页.

[7]. 孙权等, 宁夏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高产栽培的土壤肥力问题与调控途径.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09(9): 第69-72页.

[8]. 王静芳, 孙权与王振平, 宁夏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发展的肥力制约因素与改良措施. 农业科学研究, 2007(1): 第24-28页.

[9]. 李玉鼎等, 宁夏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基地土壤营养诊断与叶分析.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04(3): 第17-21页.

[10]. 孙权等,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基地土壤微量元素分布状况.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08(2): 第4-8页.

[11]. 张军翔, 李记明与冯晓霞, 宁夏银川地区酿酒葡萄品种选择构想. 葡萄栽培与酿酒, 1998(3): 第27-30页.

[12]. 李巍, 中国葡萄酒产区划分浅议.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10(1): 第68-72页.

Posted on yeFoenix' Vineyard |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藏·荐: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